【燃脂+護膚,5倍塑瘦閃電褲】 【生髪神器】限時搶購!! 【一抹擺脫癢痛!】 【7天1週期,去灰更快速】 【根治灰甲不復發】 【日本新技術離子殺菌去灰甲】 【古方祛濕茶】
查看: 288|回復: 1

谷雨影像|杭州發際線男孩小吳,爆紅後90天的真實生活 ...

[複製鏈接]
浅晨木夕山2019-1-19

2

主題

2

帖子

2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0
發表於 2019-1-14 20:51: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rdo04oa0IBIkhs.jpg


3個月前,男孩小吳因爲理了個發,意外走紅。
他的發際線、連帶被修得具有喜感的眉毛,讓他成爲了互聯網上現象級表情包。
人們樂于拿他的外貌插科打诨,盡管沒有純粹惡意,但在“娛樂至死”的不眠不休下,這位18歲男孩,還是被裹挾著成爲一個獨特的IP。
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他,帶來越來越多的廣告邀約。雖然他公開說不會進軍娛樂圈,但還是“違心”地接下不少廣告。
就這樣,小吳帶著矛盾的心情,掙著不太矛盾的錢,而他大部分收入,都寄到了農村的父母手裏,來還清蓋房欠下的債。
沒人在乎他從哪兒來,消費他那張能帶來歡樂的臉就足夠了。
也沒人在乎他到哪兒去,就像偶爾他會想——
“再過3個月,還會有人記得我嗎?”
攝影報道 |  陳中秋
文字 | 大林
出品 | 騰訊新聞 × 都市快報

每個人都可能出名


安迪·沃霍尔曾说过:“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鍾。”之後他又補充說,“每個人都可能在15分鍾內出名。”
2018年8月末,杭州,下班後的小吳偶然決定,去理個發。
在杭州大學路的一家美發店,正在洗頭的小吳,被忽悠著簽下幾個服務項目的確認單,包括提發際線、提鬓角、修眉、嫩膚。原本說是免費的項目,最終竟要價3.9萬元,打完折,也要1.8萬元。
小吳當然付不起。
他覺得被欺詐了,在付了2500元脫身之後,小吳在第二天打通了浙江電視台《1818黃金眼》的新聞熱線,訴說了自己的遭遇。
baG1E47wBcgGGS1t.jpg

小吳在接受媒體采訪。

記者采訪了當事雙方,並在當晚播出。電視鏡頭中的小吳,時而皺起眉頭,時而歪著腦袋,一臉憤怒與無奈。
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消費糾紛新聞,卻因爲上傳至互聯網,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發酵效果——很多網友覺得,小吳這張臉,實在太有喜感。

hBD1dM744544xT4O.jpg

小吳在看網友給他做的各種表情包,並保存了下來。

很快,“發際線男孩”、“眉毛哥”跻身社交媒體熱搜前列。人們瘋狂傳播,甚至拿小吳做成了表情包,借以在聊天中表達各種情緒。
人們很快忘了小吳爲什麽上電視,也不在乎和美發店的糾紛最終如何解決,只記得他的臉。
“人紅是非多”,伴之而來的也有猜測與質疑——“是不是炒作?爲了出名掙錢吧?”
w8KvtV89J88OJVI2.jpg

小吳在接受媒體采訪,並表示不會進軍演藝圈。

當慣了吃瓜群衆的小吳,一時間成爲群衆關注的焦點。媒體也重複了那些疑問,他很無奈,只是在鏡頭前回應了一句:“我不會進軍任何娛樂圈”。
他原本要表達的是“不會以任何形式進軍娛樂圈”。面對鏡頭,他並不從容,依然滿臉寫著“囧”。事實上,他根本沒弄明白,自己怎麽就紅了?爲什麽都在說他要進娛樂圈?

直到後來,他突然意識到一點,出名是可以掙錢的。
于是,他食言了。接拍廣告、上娛樂節目和大明星同台,他實實在在地忙碌了一陣。
于是,質疑他的聲音更大了——“你看,就說他是爲炒作自己吧?”
農村務工青年


他叫吳正強,18歲,浙江東陽人。
東陽,橫店所在地。在山村長大的小吳從沒想過,自己能和娛樂圈、演藝界産生什麽關系。
ItzDUTWZ0ZbwUbDM.jpg

橫店影視城,小吳來此爲家鄉東陽拍攝旅遊宣傳片,但他並不想參加此次活動。

的確,2000年9月出生的吳正強,眉毛濃密、嘴唇厚實、一頭卷發,但身邊人並沒有覺得他的長相有多麽特別。
兒時的吳正強,寡言少語,喜歡坐在家門口,仰望天空,幻想自己是只小鳥,在天上飛翔。“我不想待在這裏,也不想待在學校,我喜歡天空的藍色,我喜歡自由自在。”

nnEjk56E6ZJQYg0Q.jpg

小吳童年照(被抱著的)。

他曾憧憬過三個職業:理發師、銀行職員和喜劇演員。
如今,他被一個理發師變成了個喜劇演員。
初中畢業後,小吳進入東陽一所中專,學計算機。父母希望他有一技之長,可以在成年之後養活自己。
m6649X46NFTkB54p.jpg

2018年10月,出名後的小吳站在自家的房頂,回憶童年。

今年春節後,即將畢業的小吳來到杭州,在表姐開的房産中介公司實習。
6月畢業後的吳正強選擇留在杭州,正式成了一名租房中介,每個月工資兩三千元。
每天早上,小吳從蕭山的住處,坐地鐵去解放路上班,在朋友圈、微博、論壇上發布租房消息,錄入房源,帶客戶去看房。
gRrPXaXHqbwKHQhI.jpg

杭州,小吳作爲一名房産中介,每天騎著摩托車穿梭在公司和房源的路上。


他用“@杭州租房小吳”的ID賬號在微博發布租房信息,當時只有200多個粉絲,評論、轉發量爲零。
小吳給自己定下工作目標——每個月成交10-20套,但至今難以完成。倒是因爲租房信息出了幾次差錯,挨了不少批評。
XmuVz4aMwvImA3MM.jpg

下班後小吳在家樓下超市買了包辣條。

雖是親戚,表姐表示一視同仁,告訴他如果再犯錯,就不讓他在這裏幹了。
他想過,如果被開除,就回老家。去同學開的圖文打印店上班,“我會Ps、Flash,就是編程不太會,不然我可以去IT行業。”
以上種種,不過是一個農村青年在城市打工的普通故事。
改變命運的美發店


h4x9wW945YpwvK45.jpg

小吳在公司。

8月28日,小吳沒有被開除,而是在工作業績導致的心煩意亂中,走進了那家改變自己命運的美發店。

就在當天,在東陽山村的吳明德和花春麗,通過電視新聞看到了兒子。他們不放心,決定第二天一早就乘車趕往杭州。
但吳明德夫婦的速度,不及兒子躥紅網絡的速度。
q4gAfTYYoogA55zf.jpg

小吳和堂哥。

老兩口的關注點,在于糾紛本身,而低估了網絡的威力。事發兩天後,他們的微信,已經收到了數不清的詢問:這是小吳嗎?紅啦?
一家人不知該如何回答。
而在杭州的公司裏,前一天還替小吳憤憤不平的同事們,一下子樂開了花,各種表情包在同事間也傳開了,大家萬萬沒想到身邊竟然出了個“網紅”,爭著跟小吳合影,發朋友圈。
KDgaqmx4gDXDXdiz.jpg

在公司,小吳的表姐夫用手機給他拍照。

“@杭州租房小吳”的微博粉絲數一下漲到幾萬,手機響個不停。但真正感受到自己火了,卻是在技校的同學群裏。

“有些同學三年都沒跟我說過幾句話,現在都跑來跟我說,‘苟富貴,勿相忘’。”
還沒等小吳反應過來,前來采訪的媒體一家接著一家,幾十家廣告娛樂影視公司打來電話,想把他包裝成網紅。東陽橫店的一個副導演,想給他在新戲裏馬上安排一個角色……
N2g6Ou2UuSDmYYS2.jpg

出名後,小吳經常在路上遇到來合影的人,他從來不會拒絕。

“進軍娛樂圈”


有人這樣形容吳正強的形象:詭異弧度的發際線、不怒自威的眉毛、厚如香腸的嘴唇、“愁雲慘淡萬裏凝”的無辜表情,全身上下都充滿喜感,幾乎戳中了所有人的笑點。
“搞笑嗎?我哪裏搞笑了?說實話,這次莫名其妙火了,我是很抵觸的。”小吳說,他不過想正常上下班,和其他人過一樣的生活。
然而,“眉毛一挑”,他才發現事情沒那麽簡單。

走在街頭,有人指指點點,有人跑過來求合影,就連在上下班的地鐵上,還會被人偷拍,發到網上。
sb1yUfFYy558B8me.jpg

出名後,帽子成爲他出門的標配。

性格腼腆的吳正強,不知該如何拒絕。爲安全起見,只要出門,他就會戴上帽子和墨鏡,不去人多的地方,不再帶人看房,還會有大他10歲的堂哥跟著。
原本的工作生活軌迹被完全打亂,讓小吳始料未及。沒有人給他時間,讓他反應眼前發生的一切。
小吳把自己關在屋子裏,屏蔽外界的聲音,去思考自己的處境。他想,班不能上了,錢賺不到了,日子怎麽過?
他又想到,那些打來的電話,都是工作機會,不如去試一試。
雖然他說過不會進軍娛樂圈,但那也只是面對質疑的應激反應。
T0fmH0dt9ynzmQR0.jpg

小吳參加浙江台錢江頻道的《虎哥脫口秀》,這是他第一次登上綜藝舞台。


于是,不善言辭的吳正強陸續登上脫口秀舞台,錄制娛樂節目。在節目中,他依然不善言辭,導演也沒有其他的要求,露臉就行。
小吳覺得這工作還行,就又陸續拍了景區宣傳片,代言了商業廣告,活動通告源源不斷。
DzvUKxGWYjW4I4w6.jpg

小吳受邀來到《延禧攻略》拍攝地,被“投針驗巧”的遊戲逗樂。

不少網友吐槽:“說好的不進娛樂圈呢?”
吳正強說:“我沒進娛樂圈,我只是在娛樂圈的邊緣。”他不拍戲,因爲他知道自己不會。他只是想,利用自己的名氣,換來更多的收入。
從中介公司到聚光燈下,吳正強的追求沒變——他想賺錢,“想給家裏減輕負擔”。
故鄉


tgbgi7HllLzHG8gV.jpg

小吳在東陽老家的家門口。

每隔一段時間,吳正強都要回一趟老家,成名之後也是。

見小吳推開家門,媽媽花春麗放下手中的縫紉活,抱了一下兒子,便去廚房忙活。
爸爸吳明德剛從地裏摘了筐毛豆,在門口坐下,用剪刀一一剪去兩頭,准備燒鹽水煮了吃。
LL00eeeeP00LDlXP.jpg

小吳和母親華春麗。

花春麗是陝西人,勤勞本分。早年在西安遇到了打工的吳明德,隨後遠嫁到東陽。
平日裏,花春麗在家做來料加工,給家居廠加工沙發座套。一台縫紉機從早踩到晚,一天能掙一百來塊錢。
CgTq8B9tHgtakB87.jpg

小吳和父親吳明德在菜地除草。

吳明德,憨厚和善,在附近工地打打零工,當泥瓦匠,給別人蓋房。自己家的老房子,直到去年才翻新,蓋起了三層小樓,爲此欠下20多萬元外債。
至今,家裏的裝修還沒完工,連樓梯都沒安裝扶手。
Pl46L3C1zn3nWE2k.jpg

小吳和家人聚餐。

吃飯的時候,吳明德端上了特地從鎮上買來的白切羊肉,夾起一塊給兒子。
“正強很聽話懂事,從來不搗亂的。”吳明德說,農民出身的他們,不盼著兒子賺大錢,只希望他找一份穩定一點的工作,平平安安就好。
小吳拿起手中的飲料,碰了一下父親的杯子,“爸,我也是成年人了,趁這個機會抽空接點活,又沒有坑蒙拐騙,就當幫你還錢。”
kGy5gR8p8815B4Gk.jpg

夜晚時分,小吳坐在觀光摩天輪裏,拍攝景區宣傳片。

出名三個月來,吳正強已經參與了十多次商業活動和廣告拍攝,而邀約遠不止這些,但大部分都被他拒絕了。
“找我拍戲的,都被我推掉了,一是我演技肯定不好,二是這些戲都要拍一兩個月,太累了,吃不消。”
即便如此,他還是用這三個月的收入,幫家裏還了一半的欠款。

“做一個永遠無聲的人”


難得的是,小吳一家都算冷靜。
吳明德會說,兒子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孩子,“當明星得長得好看,他不適合這條路,還是希望他以上班爲主吧,合適的活動去一下就好了。”
qJhpwz7HhjHe3mZx.jpg

在一場臨時走秀表演上,小吳被遊客認出,這是他第一次在公衆面前展示才藝,還很不習慣。

眼下,小吳把所有的商務合作和活動行程,都交給表姐接洽、篩選和安排,相當于他的經紀人,而出門還是由堂哥陪同,“有點像助理和保镖”。
表姐說,這三個月,他突然長大了,更懂禮貌了,談吐更好了。
小吳倒沒覺得自己有明顯的變化,把這三個月掙來的錢,大部分都交給父母還債。自己依然用著舊手機,也沒有添置新衣服。
zG0Tc5cMMZsDze8d.jpg

上海地鐵站,小吳的廣告牌。

但微妙的變化,還是有的。
在北京和上海的地鐵站,吳正強的海報和吳亦凡這樣的明星並列在一起,顯得有些魔幻。有人把這樣的畫面拍給小吳,他淡淡地說:“那些粉絲開心就好啊。”
當初抵觸的那些表情包,如今也出現在他的手機裏,和朋友聊天時,他也會發這些表情逗悶子。
經過最初的喧囂,小吳已經逐漸接受了眼前的一切。他也逐漸嘗試回到從前的生活,照常上下班,偶爾在朋友圈發租房信息,只有在周末和假期,才會“上通告”。
不止一個人問過他這樣的問題:如果有一天你不火了怎麽辦?
“那就繼續上班。”
吳正強做好了隨時“撤離娛樂圈”的准備,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正如他把關注自己的人稱作粉絲,或許並不准確,因爲他對娛樂圈仍沒有清晰的概念。
IU45cn664zo55CYF.jpg

橫店,夜裏小吳在一處人造月球裝置前,久久不發一言。

三個月前,聚光燈打在他的身上。也許用不了很久,舞台就會無情地離開他。在更大的概率中,這只是他人生的一個插曲。他會努力嘗試,在習慣了動辄數萬元的廣告酬勞之後,回到月薪3000元的生活。
他覺得自己沒問題。當“粉絲”、導演、記者加他微信時,會發現他的昵稱,依然是從前那個——
“做一個永遠無聲的人”。
他覺得,沒問題。
編輯 | 小箭
運營 |  宋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薛云闪2018-1-16

1

主題

3

帖子

1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8
發表於 2019-1-30 08:30: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朋友,並不是每天都要聯繫,雖然天南海北,但是什麼時候對方也不會和你失去聯繫,也不會忘記你的手機號碼問你是誰,也許因為彼此的工作忙碌疏遠了關係,但是節日的簡訊也是溫暖的思念。
朋友,也不是有什麼事都要向你報告,朋友,越久越真,越平淡越純,越真誠越久。
真正的朋友,在你出醜的時候,他不會嘲笑你,在你有難的時候,他不會冷眼看你哈哈笑,幫不上你的忙,也不會嚇的像鬼一樣跑開。
真正的朋友,只比愛人差一步,只比父母低一級,真正的朋友可以陪你度過一生直到永久。真正的朋友不分年齡,不分男女,也不會分級別關係,也不分貴賤貧富,只要你夠真誠。
真正的朋友,是至簡至真的,會站在比朋友更高的一個位置與之相處,不會對朋友有所求。因為,一旦有所求,「求」也就成了目的,友情卻轉化為一種外在的裝點,友情成了忙忙碌碌的工具。
真正朋友之間,是有距離的。這個距離,不遠,也不近;不疏,也不密。是一顆心對另一顆心的欣賞,是一段情對另一段情的仰望。
我們的心裡,一輩子真正接納的,只會是有限的幾個人,更多的都成為了生命中的匆匆過客。如果一個人一輩子都沒有過真正的朋友。不是孤高自傲,太過超脫,就是品性卑瑣不能被人所容。
所以,有幾個真正的朋友,在心底種下關愛、關心、關注, 在一定意義上成就生活的質量,生命的厚度。
所以,有幾個真正的朋友,在時光的流年中,傾注歡樂、淚水、笑顏、悲傷……會描繪一段關於青春的故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