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脂+護膚,5倍塑瘦閃電褲】 【生髪神器】限時搶購!! 【一抹擺脫癢痛!】 【7天1週期,去灰更快速】 【根治灰甲不復發】 【日本新技術離子殺菌去灰甲】 【古方祛濕茶】
查看: 220|回復: 0

一塊屏幕改變扶貧套路:縣長、網紅、明星與農民同台直播帶貨 ...

[複製鏈接]

3

主題

4

帖子

47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47
發表於 2019-1-19 11:37: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編者按
一邊是臃腫的城市,一邊是凋敝的鄉村。鄉村何以凋敝?鄉村的産業不振留不住更多人,尤其是年輕人。在貧困地區,鄉村的凋敝程度更深,改變起來更難。
在中央鄉村振興戰略與扶貧攻堅戰之下,如何改變鄉村,尤其是貧困地區的鄉村?這需要具體的發力點,更需要路徑創新。數年之前誰能想到,順應互聯網經濟潮流,借網紅、流量的熱門效應,以及直播、大數據等創新手段,一塊小小的手機屏幕,居然可以改寫農民的命運,進而改變貧困鄉村。 (李博)
R1y26zD18wxk8y37.jpg


朱明春沒有想到,自己被調往安徽砀山縣挂職才一年多時間,會成爲當地的“網紅”縣長。
2017年10月,原國家食藥監總局選派朱明春到砀山縣挂職,任砀山縣委常委、副縣長,協助分管扶貧和電子商務等工作。挂職期間的朱明春,爲推動砀山當地的農産品網絡銷售,對拍宣傳片、做代言早已習以爲常,但讓朱明春成“網紅”的卻是一場電商直播扶貧活動。

2018年12月5日,在杭州舉辦的阿裏巴巴脫貧攻堅公益直播活動中,包括朱明春在內,全國9位貧困縣的縣長與淘寶網紅共同推介了50個貧困縣域的102款農産品,吸引了千萬網友的關注,當晚幾乎“一掃而空”的市場需求幫助全國貧困縣銷售農産品超過千萬元。
對著手機屏幕聊著天,在短短的一瞬間,多年來到處奔走推介的農産品就被搶購一空。這種直接呈現在眼前的市場能量,震撼著現場每位來自貧困縣的縣長。
一時間,“縣長+網紅+明星”的直播帶貨模式、手機直播的便攜渠道,似乎爲貧困地區的農産品上行和電商脫貧打開了新的大門。
但事實上,電商直播扶貧遠不是僅靠一塊手機屏幕就能實現貧困縣農産品上行這麽簡單,其巨大市場力量的背後,與當前我國電商扶貧步入深度發展期,貧困地區電商産業生態基礎構建趨于完善、社會消費需求下沉市場覺醒,以及農産品電商上下遊産業的配套有著密切關聯。

在此基礎上,通過手機直播所帶來新市場力量與需求,也反過來倒逼著當前貧困地區農産品電商生態重塑、配套産業鏈轉型升級等關鍵環節,推動著電商扶貧朝著縱深方向發展。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小雲認爲,通過電商直播扶貧,是精准扶貧工作中具有技術創新性的一種扶貧方式,不僅減少了傳統農産品市場銷售的中間環節,同時也快速地打通了市場供需的信息,推動形成新的市場需求,爲促進貧困農民增收提供了一個實際有效的探索路徑。
直播剛開始5000份砀山梨膏被搶空
1月8日,砀山,霧霾籠罩,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第一次見到了“網紅”縣長朱明春。
盡管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時間,但回想起2018年12月5日晚在杭州阿裏巴巴舉辦的脫貧攻堅公益直播現場,面對直播鏡頭時的情景,朱明春覺得一切還曆曆在目。
“這款砀山梨膏喝起來不膩,不糊嗓子,很幹淨、甘甜……”他回憶說,盡管推介詞經曆多個場合的使用早已熟稔于心,但面對直播鏡頭仍有些緊張。

不過,很快這種心情就轉化爲了震驚。
直播活動開始不久,剛說完這句推介詞作爲熱身的朱明春,還沒來得及說出下一段推介詞,公益直播店鋪“魔豆媽媽”平台上的數據就已經完全“爆了”,他們事先爲直播活動准備的5000份砀山梨膏瞬間被一搶而空。
當晚,在近半個小時的直播時間內,朱明春的同事們不得不緊急調貨,評估生産能力對直播推介的農産品進行“補倉”,但仍然無法滿足市場需求,以至于後來不得不關掉交易平台。盡管如此,消費者並沒有停止網購,不少看直播節目的消費者甚至明確表示願意等待生産補貨,接受産品預訂。
朱明春告訴記者,自其挂職地方主抓電商扶貧工作以來,經曆數次“觸電”推廣活動,這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被面前“一塊手機屏幕”的網銷力量所震撼。朱明春的這次直播經曆,僅是當前電商直播與精准扶貧不斷結合與探索的一個縮影。

網絡直播雖早已問世,但電商直播正成爲流量變現的核心路徑。在此基礎上,電商直播同樣也能助力農産品上行,爲電商扶貧貢獻力量,反之也有益于電商平台拓寬農産品上行的市場空間,從而成爲當前衆多電商平台爭相布局的重要線上營銷方向。
“直播的上行模式,能夠幫助貧困縣域的農産品在消費者中找到最合適的土壤。”阿裏巴巴大農業發展部總經理黃愛珠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通過電商直播的模式,能夠抓住農産品營銷中産品信任的核心症結,同時增加消費者和農産品之間的互動,提升實際的成交率。
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9月首屆農民豐收節期間,阿裏巴巴共做了12萬場直播,收獲12億點贊,直播助力直接銷售2.8億件農産品。2018年“雙十二”期間,四川農副産品基地等全國八大産業帶連續直播12天,帶動相關店鋪銷售額環比提升超過200%。
在此過程中,重點直播扶貧的活動模式基本遵循著探索創建“網紅+縣長+明星”營銷模式,即通過由縣長、村幹部與網紅、明星一起直播的方式推廣優質農産品,逐漸成爲電商直播扶貧的“標配”。

黃愛珠認爲,相對于原來區域化展銷形式,這種直播模式在時間、空間和成本上有了很大的提升,網紅、明星能夠爲農産品上行帶來足夠的流量保障,同時縣長代表地方政府,能夠爲消費者推介農産品的品質和品牌影響力進行背書,二者結合在直播營銷模式中,往往能爆發出驚人的市場影響力。
“對直播扶貧的具體運營邏輯了解並不多,但我們切實地感受到了它的力量。”朱明春告訴記者,直播扶貧之所以能夠産生如此之大的農産品銷售效果,離不開兩個方面的重要元素:一方面是當前網紅經濟的帶動作用,流量經濟成爲電商直播的重要保障;另一方面,直播扶貧往往是由購物節活動和電商直播活動同時進行,能夠實現雙重活動疊加的效果。
“也就是前面種草,後面很快就能轉化。”朱明春總結道。
“送毛巾送臉盆”推動電商思維萌芽

一塊手機屏幕構建的直播扶貧,之所以能夠成爲電商扶貧的新“爆點”,僅靠模式創新還遠遠不夠,這與自2015年起電商興農逐漸成爲我國貧困地區的戰略選擇密切相關。
2015年3月,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提出了“互聯網+”行動計劃,隨後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縣在全國推進展開,這爲彼時諸多謀求産業興農與傳統産業升級的廣大貧困縣域提供了發展契機。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朱明春挂職的安徽省砀山縣,正是2015年開始走上電商扶貧的道路,並于當年成爲全國第二批電子商務進農村示範縣。
砀山縣商務招商局局長徐繼勝告訴記者,砀山每年的水果總産量近30億斤,其中酥梨15億斤,黃桃、油桃和蘋果等水果也是當地的主産果品。起初,砀山走上電商興農之路的想法很簡單,一方面想把砀山的水果賣出去,避免水果時常滯銷的問題;另一方面便是對傳統的水果批發銷售模式進行産業升級,試圖解決多年來砀山水果産量雖高,但農民收益卻並不高的困局。

“一開始就是掃盲式的電商培訓,讓農民學會互聯網思維。”徐繼勝告訴記者,起初的下鄉推進電商掃盲工作效果並不理想,要通過“送毛巾送臉盆”等方式才能夠吸引村民來參加,但幾乎沒有年輕人來參加,更多的是對禮品感興趣的留守老人前來。
即便如此,電商思維還是像種子一樣撒到了貧困地區的農村。令徐繼勝沒有想到的是,正是最初爲了“送毛巾送臉盆”而來的留守老人,成爲了當地電商思維發芽的第一波推動者。
“意外的是,很多經過培訓的老人開始意識到,自己家在外打工的兒女也可以在外開網店,而他們在家發果子就可以掙錢。”徐繼勝說,這種電商脫貧的思想啓蒙逐漸在砀山普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伴隨著全國電商扶貧工作的陸續開展,砀山當地的電商産業培訓機構、企業孵化器、農業合作社等電商生態要素開始逐漸形成,共同構建起當地的農産品電商産業氛圍。

統計數據顯示,目前電商扶貧已經成爲砀山的支柱性扶貧工程,作爲國家第二批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縣,砀山目前擁有電商企業1211家,網店、微店超過1.5萬家,帶動10萬余人從事電商上下遊相關産業。同時,還實現了全縣扶貧村電商扶貧驿站全覆蓋,帶動1.3萬戶果農擺脫貧困。
除此之外,電商直播能夠迅速成長爲電商扶貧的重要助力,不僅與電商興農的快速普及有關,也與對優質農産品的社會需求新特點有關。
阿裏巴巴農村淘寶內容營銷團隊員工項偉靈告訴記者,農産品電商直播模式之所以能夠快速成長,與背後在看農産品直播的人群消費需求新特點不無關系。
“基本上都是女性在看直播的內容,年齡層次在26-35歲左右。”項偉靈進一步解釋稱,這些女性觀衆是城市主流家庭食材和農産品的主要購買人群。
其中,很多女性又來自二三四線城市。項偉靈認爲,這與當前國內地域間消費升級的程度分布不同緊密相關。一線城市的消費者早已能夠通過各種渠道和途徑購買到優質的農産品,但對于二三四線城市的消費人群來說就具有一定難度,他們往往要到當地最大的線下超市和商場裏才能買到,且價格並不算便宜。

“事實上,二三四線消費者的需求,早已從産品的品類上升到追求品質和品牌。”項偉靈認爲,當前這類消費者通常會面臨著三個核心痛點和訴求:第一,該選擇怎樣的商品;第二,如何挑選一個好的産品;第三,能否快遞送到家。
“電商直播的興起,成爲解決當前消費者購買優質農産品的高效路徑。”項偉靈說。
砀山的竅門200多家物流+幾十家合作社
在采訪中,記者走訪了位于砀山縣唐寨村的李娟家,其正是通過電商和農業合作社真正改變了自己和家庭的命運。
李娟是80後,2012年被確診爲脊髓性空洞症,全身上下僅有頭部能夠自由活動。很難想象,身患重疾僅能側身躺在床上的她,嘴含著一支觸控筆通過手機屏幕開起了水果網店。
“2015年11月連續下大雪,讓家裏的蘋果和梨滯銷在家。”李娟告訴記者,起初在微博賣水果只是想幫滯銷的水果賣出去,沒想到短短的幾個月時間內就賣出了一萬多公斤的蘋果和酥梨,還幫附近貧困戶銷售水果。

李娟說,在沒有接觸電商以前,家裏的主要收入僅靠幾畝果園,連住的房子都是親戚家的,自己躺在昏暗的土坯房中常年難見陽光。
但這種命運因電商扶貧發生了根本扭轉。如今李娟家的房子、院子早已翻新,還注冊了電商公司和“祥奧娟”水果品牌,在外打工的弟弟妹妹也陸續回家幫她打理網店和農業合作社的供貨生意。
電商興農成爲不少貧困地區的重要産業基礎,優質農産品的市場需求有了更廣泛意義的消費群體,這是否意味著電商直播的方式能迅速成長並發揮扶貧作用?
實際上,電商扶貧的核心是能夠解決農産品上行的問題,電商直播能夠拉近消費者與産品之間的距離,並迅速實現這一目的。但同時,在此過程中,地方政府和農戶的需求往往是盡可能地將農産品售出,導致在實際推進過程中,農産品上行和消費者的需求之間有些時候並不匹配。

“其中涉及的物流、倉儲和品控等關鍵環節,都是影響直播消費體驗的核心要素。”一位生鮮電商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在農産品上行和最終消費需求之間,還要有足夠的上下遊産業鏈作爲支撐。
這就意味著,電商直播能夠對貧困縣域産生扶貧效果的“門檻”並不低。某種程度上,電商直播的興起是在電商扶貧過程中,電商平台和縣域農産品産業在更深層次上的一種合作與嘗試。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電商平台的直播營銷更多是彙聚整個環節的前段流量優勢,同時也要求縣域農産品産業具備一定的基礎和實力,二者才能夠共同支撐起直播平台對産品質量、品牌塑造等方面的核心訴求。
基于此,2018年阿裏巴巴通過打造脫貧樣板縣,探索電商直播模式,總結出了“一縣一品”的電商扶貧模式。
“一縣一品”模式的核心是,電商平台與地方扶貧産業在深度合作的過程中,電商平台將從選品、采購、物流和品控等方面進行標准化的供應鏈輸入,打造地域品牌實現可持續發展。

朱明春告訴記者,砀山縣是首批10個樣板縣之一,阿裏巴巴正是看中近年來砀山逐步發展起來的水果電商産業基礎,其中最爲關鍵的合作基礎便是物流和農業合作社,成爲其直播扶貧“一縣一品”模式的關鍵。
在砀山,記者了解到,當地大小分布著物流企業超過200家,而從事水果批發的專業合作社也達到幾十家,這二者成爲直播扶貧探索“砀山模式”落地的關鍵。
記者走進當地一家申通快遞的發貨點看到,倉庫內多個發貨傳動帶不停地忙碌著,傳動帶源頭處快遞工作人員忙著貼發貨單,另一頭負責堆放的工人則不停地接過傳送帶遞上來的水果快遞盒。意外的是,這家快遞公司的老板張亞也在幫助工人貼發貨單。
張亞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差不多三年前,砀山電商起步時他的快遞倉庫才一個商鋪大小,如今已經發展到百畝規模,爲適應新的不斷增長的電商物流需求,張亞打算將倉庫隔壁的舊廠房也收購過來,擴大倉庫的面積。同時,他愈發感覺到越來越多的物流需求更加注重冷庫市場需求,正在倉庫旁建一個新的冷庫等待使用。

“發貨點最忙的時候一天需要發出去四五萬單,也就是200多噸的電商貨物,往往需要近30輛9.6米長的大貨車一天內拉完。”張亞說,有時候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
除了電商發展所具備的成熟物流體系,砀山當地的專業農業合作社也成爲電商直播能夠實現落地的重要一環。朱明春向記者解釋,砀山當地的農業合作社爲貨源、售後、服務與發貨等關鍵環節提供了全産業鏈的合作基礎。
砀山縣李娟水果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陳科猛告訴記者,農業合作社主要承擔著溝通貧困農戶和電商直播平台的作用,爲配合電商直播平台的農産品上行需求,既要在品控上爲其提供貨源、售後和發貨等標准化運營的功能,同時也要實現帶動當地貧困戶完成脫貧的社會職能。
“專業的水果合作社都會邀請貧困戶作爲成員加入,電商直播的興起也對農業合作社的職能提出了新的要求。”陳科猛解釋稱,貧困戶在合作社內一方面要起到爲電商平台供貨的功能;另一方面,每個月還能夠領到合作社的扶貧分紅,從而完成扶貧任務。

一塊手機屏幕改變鄉村的背後,需要由直播扶貧前端“網紅+縣長+明星”營銷模式的搭建,到中端倉儲、物流體系形成和農業合作社的組建,以及末端貧困地區電商産業基礎氛圍的搭建和沉澱,諸多環節與要素的合作與配合,才能共同搭建起這一電商直播的生態體系。
直播扶貧如何持久?讓更多農民成爲網紅
縱然,電商直播的商業邏輯和市場表現爆發出強大的能量,爲農産品上行實現賦能效果,但其依托網紅經濟和流量經濟的基礎支撐,在當前瞬息萬變的互聯網經濟環境下,如何保持持續性和長效性?
分析人士指出,“網紅+縣長+明星”的直播流量和成交保障基礎核心仍然還是網紅效應,這就使得通過電商直播的農産品上行路徑相對更加狹小,直播扶貧的局限性也一定程度客觀存在。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小雲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時指出,電商直播的農産品上行路徑探索,在爲促進貧困農民增收提供了一個實際有效的探索路徑同時,也産生了新的電商扶貧思考,其核心便是該如何在網紅經濟和直播營銷的賦能下更好地瞄准貧困農民的增收,讓更多的貧困農民能夠參與其中創造收益更爲重要。

“電商平台本身還是屬于公共平台,並沒有嚴格地針對窮人的瞄准機制,因此其本身的扶貧也是一個普惠性的效益,並不具備瞄准性。”李小雲告訴記者,諸如電商直播、電商遊戲等模式創新的電商扶貧方式,如果想要持續地聚焦扶貧的實效,還需要更多地爲貧困農民設置一些農産品上行機制。
阿裏巴巴的直播扶貧也已意識到這一挑戰,一方面加速農村淘寶淘香甜模式在全國的推廣,通過淘香甜平台,建立農産品的標准,強化品控,打造品牌,建立産業示範基地;另一方面,升級直播模式,在縣域計劃建立農業直播基地,組織節點式和專題活動的形式帶動當地經濟發展。
同時,直播扶貧還將計劃打造“農民主播培育計劃”,通過構建農民主播培育機制培育10000名農民主播,讓更多的農民成爲手機屏幕前的“網紅”參與農産品的上行。
在朱明春看來,電商扶貧的模式本身就具有互聯網經濟的特點,變化和挑戰常存,但對于貧困地的農産品上行來說,如何教育農戶轉變傳統思路,做好産品的質量品控、包裝、物流和售後服務,是從根本上實現農民增收的長效保障。

“不管前端如何變化,最終還是要聚攏到産品實現落地上。”朱明春告訴記者,在這個過程中,要實現更多農戶的市場參與,關鍵還是互聯網思維是否真正在貧困農戶的脫貧思維中生根發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